共享汽车广州实探:风口过后新车蒙尘

12-26 AG平台

  “当前,共享汽车行业风口期已过,或将面临一场大规模的洗牌。”宋清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租车率较低的情况下,共享汽车的运营成本就变得很高昂,高到共享汽车公司无法承受的时候,倒闭破产似乎是唯一出路。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易扬

  就连奔驰、宝马都在缩减业务,创业型共享汽车公司受困于外部环境和自身盈利模式等影响,在2019年几乎被资本“抛弃”。

  当记者问及上述用户共享汽车取车是否方便时,他表示:“挺难找投放点的,毕竟广州区域面积这么大,如果不是有事需要用车,应该会选择公共交通更为方便。”

  记者还特意环绕大学城四周查看,一个上午也没有发现共享汽车行驶在道路上。

  行业痛点难解

  因此,各大共享汽车品牌在市中心各区投放点的车辆数量通常只在个位数。但如果把车辆放在空地较多的郊区,却又容易出现闲置的情况。

  沈萌表示,目前经济趋冷、泡沫破裂,各种问题显现,资本快速撤退,导致整个行业休克。

  这位用户还认为,共享汽车的收费较为合理,“感觉这些公司亏得很厉害,因为用车的人没这么多。”

  有业界人士认为,共享汽车在安全和盈利等方面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车辆使用率低下,让共享汽车极度依赖融资来生存。

  由于运营成本上升和用户流量低等因素,戴姆勒集团和宝马成立的合资出行公司也于近日宣布将从北美撤出汽车共享服务业务。

  记者观察发现,在人流更为集中的市区,共享汽车的使用频率相对较高。不到1个小时,就有路过的用户准备取车。

  时代周报记者还看到,不少共享汽车2019年才上险,车内座椅上的塑料薄膜都还未完全撕掉。

  记者致电其中一家共享汽车公司摩范客服,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投放点的车辆都可以使用,灰尘过多是很少清理的缘故。

  以分时租赁为主要特点的共享汽车,想盈利就需要有高频次的用户使用率。但低使用率导致车辆闲置,停车费用、养护维修、运营人力、充电桩网点建设等成本居高不下,成为行业痛点。

  其中,有3辆车连接充电桩并未断开。记者仔细查看发现,车辆早已停止充电,看似快要废弃,可见该共享汽车网点较少有人打理。

  12月27日,经济学者宋清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以来,外部环境复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融资贵、融资难仍未破解。同时由于共享汽车行业并没有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一旦企业遭遇融资困难,便难以生存下去。

  早在2019年6月car2go退出中国市场时,就曾引发业界对共享汽车盈利难的讨论。

  在使用率相对较高的市区,又面临要交纳不菲的停车费用。

  实地走访:车辆使用率过低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共享汽车企业已经超过500家,运营车辆超过10万辆。除GoFun出行、EVCARD、盼达用车等少数共享汽车企业外,其他共享汽车APP渗透率均低于0.1%。

  日前,多家媒体更曝出浙江嘉兴出现共享汽车“坟场”,引发业界热议。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共享汽车企业几乎没有再获得过融资,坏消息却不断传出。

  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汽车以764.59亿元的融资金额成为当年获投金额最高的领域。

  继2019年6月30日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后,戴姆勒旗下共享汽车公司Car2Go于上12月25日宣布,将于2020年2月29日退出北美市场。

  据了解,这批车辆来自于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旗下EVCARD出行平台。

  EZZY创始人付强曾表示,在实际运营过程中,EZZY每做一单都会赔钱,融来的钱也很快就被花完,过高的运营成本和狭窄的盈利通道最终拖垮了公司。

  12月27日,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共享汽车在使用端的协调配套和融资模式上有问题,“和造车新势力一样,都是玩的资本模式”。

  被资本“抛弃”

  事实上,共享汽车的使用率一直偏低。

  当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又来到广州市区闹市,在天河区科韵路一家商业停车场里,其中停放着两辆Go Fun出行共享汽车。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现在多数共享汽车用车费用1分钟不超过1元,有时甚至相对打车还便宜。

  以上述天河商业停车场为例,该停车场1小时的停车费为4元,一天的停车费折扣价位为40元,一个月的停车费高达1200元。

  同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共享汽车本身就存在很多明显的业务模式缺陷,只不过此前受资本泡沫掩盖,不为人所注意。

  实际情况如何?12月26日上午,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广州大学城。这里高校云集,人流量适中,众多空旷的停车区域适宜停放共享汽车。

  2018年上半年,共享汽车共13家企业获得的融资大幅减少,融资金额超过12亿元。

  共享汽车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困境?12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深入广州实地考察,发现部分共享汽车新车被闲置,使用率低等难题仍待解。

  记者同时打开EVCARD和Go Fun出行APP,其中,EVCARD上面并未显示有投放网点。Go Fun的网点则分布较多,不少投放点停放超过5辆。

  12月26日,EVCARD出行平台公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称,这批车辆因不再适宜上线运营,为了便于二次处理所以集中存放。

  在广州大学城北亭广场,时代周报记者看到一家停车场内停放超过40辆布满灰尘的共享汽车。

  共享汽车败退消息不断的背后,是共享汽车行业面对未来发展已经难以为继的挣扎和无奈。

  此外,包括友友用车、EZZY、Car2Go等多家公司也已经停止服务悄然退场。

  共享汽车业务在全球范围内显示出败退的姿态。

  在当下社会需求还没有完全培育成熟的情况下,要想实现盈利,难度很大。

  2019年1月,共享汽车头部企业途歌被曝出用户退押金难,途歌创始人王利峰也被列为“老赖”,被强制限制消费。